36岁阿曼达好动人!红唇红裙秀傲人身材网友:多年来也没啥变化

6月14日,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了一组阿曼达·塞弗里德的杂志写真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注,一起来看看吧。

阿曼达·塞弗里德成为了杂志6月的封面人物,轻佻的眉形,深邃而又大的眼睛,一头金黄色的长卷发,在红唇、红裙的映射下,更是明亮动人。

出生于1985年的阿曼达·塞弗里德如今已经37岁,照片中她一手托着脸颊,一手叉腰,微微上扬的红唇加上傲人的事业线就像一个生动的芭比娃娃,十分地吸引人注意,,皮肤状态也是超好,滑嫩而又紧实。

不少网友在看到阿曼达·塞弗里德的这组照片后,纷纷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留言表示:“好漂亮啊”“美死了”“好惊艳”“阿曼达感觉这么多年也没啥变化欸”……

即使是一身干练的红西装,阿曼达·塞弗里德也驾驭得十分完美,而就是这样一位有着无限魅力、看似御姐气质的欧美女星,身高却只有1.59米,不过凹凸有致的特点让她的比例看起来很好。

2009年,阿曼达·塞弗里德在“人物”杂志的全球100名最美女孩中排名第四,她身上极具冲击力的美感给人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阿曼达·塞弗里德曾被称为“史上最性感小红帽”,出演过《贱女孩》、《分手信》、《妈妈咪呀》等影视作品,特别是《克洛伊》、《时间规划局》等,观众们认为颜值巅峰期时候的她美的更让人心动。

在2021年,她凭借大卫·芬奇导演的电影《曼克》获得了她的第一个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对于阿曼达·塞弗里德这组红唇、红裙、红西装造型你有什么样的看法?一起来评论区交流一下吧!

揭秘曼联太太团:贝巴模特女友 纳尼赛前难禁欲

曼联上周获得了历史性的夺得了第19次联赛冠军,从而力压利物浦成为英格兰足坛当之无愧的老大,当然,这得感谢红魔阵营将士们的付出,尤其是曼联的11人主力阵容。都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肯定有一个支持自己的女人,的确,在曼联夺冠的背后有着这样一群女人,尽管曼联众将士的感情经历各有波澜,他们的娇妻也各有特点,也都扮演着男人后盾的角色。在此,网易体育就为您带来曼联太太团的11人娇艳阵容。

范德萨在安妮玛丽哥哥的食品店第一次见到了她,没过多久两人便一起在阿姆斯特丹结婚,与范德萨一样,安妮玛丽的私生活也一直着保持低调,很少公开亮相。两年前,曼联门神范德萨还在为妻子安妮玛丽脑出血病情而差点难过得肝肠寸断,他也毅然离开球队守在医院的病床边上悉心的照料着自己的妻子。

08年,32岁的加里-内维尔与妻子哈德菲尔德-埃玛举行了隆重的婚礼,身为英超豪门曼联队队长的内维尔,居然娶了一名普通的售货小姐,这令人颇为惊讶。该场婚礼也是那个夏天最大排场的婚礼之一:八百年历史的大教堂、迎送新人的直升专机、17万英镑的订婚戒指、10万英镑的歌星现场秀……

维迪奇与娇妻安娜十分的恩爱:“我的空余时间并不多,当我有空时,我希望跟家人尽可能多在一起。我们经常一起散步去酒店,很多时候也在那里吃饭。我喜欢意大利美食,不过,我和安娜、卢卡(小孩)有时候也会去光顾附近的中国餐馆。”维迪奇曾这样在媒体面前展示着自己的恩爱。

与丽贝卡结婚之后,费迪南德已经与娇妻有了两个儿子:四岁的洛伦兹和两岁的塔特。这对小朋友的名字正来自里奥最喜欢的一位美国明星洛伦兹-塔特的全名,如今,这对恩爱夫妻的第三胎也即将出世,这次真不知道费迪南德会把这即将到来的第三个孩子取名叫谁,因为三狮军团的将士们总是习惯于把自己孩子取一个比较怪的名字,比如鲁尼的儿子凯。

“桑德拉是我的第一个女友,同样也是我的最后一个。”算起来,现下已经是埃弗拉与桑德拉相识相知的第15个年头了,法国人对于爱情的忠贞固然可敬可佩,但这一切,恐怕也要建立在娇妻桑德拉的花容月貌之上。去年夏天带着儿子莱宁,桑德拉跟随丈夫埃弗拉来到撒丁岛度假,她也终于可以穿上那一身她最爱的粉色比基尼,在沙滩上大秀身材了。肌肤虽不能称的上晶莹如雪,但却也是散发着另类的性感。

在球迷眼中,曼联的葡萄牙国脚纳尼已经是大牌球星,但他在家里的地位远远及不上在曼联的时候。“在这里,他只是我的男朋友,必须给我洗衣服。”纳尼的女友丹妮拉一直尝试坚持“赛前无性生活”的原则。“这是为了帮他保持状态。”丹妮拉曾如此笑着说:“虽然尝试过,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丽萨-拉夫海德长得酷似好莱坞巨星苏菲玛索,她和卡里克中学时期就开始交往,到如今已15年有余。她们生活甜蜜,并且有一个3岁的女儿路易丝。

斯科尔斯与妻子克莱亚如今已有三个孩子,一家人生活十分甜蜜。斯科尔斯是英格兰足坛出了名的好男人,妻子克莱亚则是他的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结婚十余年来几乎没有出过任何绯闻。贝克汉姆曾开玩笑说:“保罗每次训练一结束就急着回家,他恐怕连自己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都不记得,因为他从来就没给人留过。”

吉格斯年轻时也曾是英格兰足坛有名的花花公子,他与好友达夫-加德纳互换女友的消息曾震惊过整个足坛。不过吉格斯最终还选择了与已经身怀六甲的达夫-加德纳前女友斯塔塞-库克完婚。结婚后,吉格斯这匹桀骜不驯的野马也终于收住了心,并未传出太多的绯闻。

说起来,泰蒂-利维诺娃充其量只不过是贝巴众多女友中的一位,但绝对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位。这个保加利亚美女拥有魔鬼般的身材,被认为是保加利亚“国内最性感女人”。据传泰蒂曾经做了数次隆胸手术。而现如今,凭藉玲珑的身段和天下无双的,泰蒂也在T型台上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此前有着太多太多关于鲁尼与妻子科琳的报道,自从“双飞门”、“嫖妓门”之后,科琳与鲁尼两人之间的感情跌跌撞撞总算还相安无事。两人青梅竹马自小认识,如今有一个2岁的儿子凯。

乌玛瑟曼谈《杀死比尔》拍摄车祸昆汀成炮轰对象

早在这一场好莱坞性丑闻风暴初现端倪的时候,就有记者问过女星乌玛·瑟曼(Uma Thurman),她对自己曾多次合作过的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怎么看(可以说,正是韦恩斯坦投资的《低俗小说》等片令她跃升为好莱坞一线影星)。当时,乌玛仅表示她需要一点时间先来平息心头的怒火,待心绪宁静之后,她肯定会说出她所知道的事。

终于,2月4日出版的《》赫然登载了一篇乌玛·瑟曼的专访,谈及她与韦恩斯坦之间的往事,同时也将《低俗小说》、《杀死比尔》等片的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抛向风口浪尖。一时之间,昆汀成为社交媒体上口诛笔伐的对象。

按照乌玛的说法,韦恩斯坦对自己的侵犯发生在1990年代中期,某天这位制片人将她约到他在伦敦住的宾馆套房里,试图要推倒她,扑在她身上,还打算先脱下他自己身上的衣服。当然,在遭遇其抵抗后,韦恩斯坦并未再强行继续。事后,他给她送去一大捧黄玫瑰,还在电话里告诉乌玛,之前的事纯属误会,并说服她继续合作拍摄电影。

该文见报后,传说中正在亚利桑那州某地接受心理治疗的韦恩斯坦在第一时间委托律师出面,承认自己“曾在25年前笨拙地追求过瑟曼女士,但那是因为之前在巴黎的时候,两人曾有过一个互相调情的过程,结果他误会了她释放出的信号”。韦恩斯坦表示,自己事后立即便表达了歉意与深刻的悔意,但否认她在采访中说到的肢体攻击。

相比已成过街老鼠的韦恩斯坦,瑟曼在专访中针对昆汀的批评才是焦点所在。她所透露的事情发生在《杀死比尔》拍摄期间,昆汀要求她亲自上阵拍摄一段驾车戏,担心车况和路况都不怎么理想的乌玛,希望能由专业特技演员来代替自己完成动作,惹得昆汀勃然大怒,抱怨她在浪费剧组的时间。结果,拍摄过程中瑟曼开着那辆车一头撞上了大树,导致脖子与膝盖留下了永久性的伤害。

此外,乌玛还提到《杀死比尔》中那些她被吐口水、被勒脖子的戏,常由昆汀亲自上阵执行,似乎也是在暗示自己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该文一出,昆汀一夜之间便成了网上的热搜对象,不少电影界正义人士也对他展开炮轰。曾主演《极限特工》等片的意大利女演员艾莎·阿金托(Asia Argento)是最早站出来控诉韦恩斯坦性侵的平权运动发起人之一,她在个人推特上愤怒地用F打头的三字经问候昆汀,并补充:“韦恩斯坦加塔伦蒂诺,好一个组合啊!一个是连环犯,一个是未遂的杀人凶手。他们危害了乌玛·瑟曼的生活、尊严和心智。你们这两个变态傻X,下地狱化成灰吧。”

随后,美剧《镇》女演员贝茜·菲利普斯(Busy Philipps)回忆说,当初昆汀有部戏找她试镜,指定她去的时候必须身着清凉,但为了得到那个角色,她也只好照做了。如今回想起来,她觉得电影这个行业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残酷世界。

《四十岁的老》、《一夜大肚》、《太坏了》等喜剧片的编导贾德·阿帕图(Judd Apatow)也在第一时间发推特怒喷昆汀:“别忘了《杀死比尔》里的Daryl Hannah,她跟塔伦蒂诺抱怨说哈维·韦恩斯坦在骚扰自己,结果反而是她被踢出了局,电影宣传活动全都没请她,根本没人帮她。现在塔伦蒂诺竟然还要拍关于波兰斯基的电影。怎么会有人愿意投资这种项目呢?那些人眼睛里只有钱。”

早前昆汀曾经宣布,下部电影要拍美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杀人魔王查理·曼森,他正是当初杀害罗曼·波兰斯基孕妻的主犯,但问题在于,波兰斯基后来又卷入案并因此弃保潜逃海外,至今仍在美国留有案底。

更糟糕的是,一段昆汀2003年时接受采访的旧录音片段也在这几天重新浮出水面。时年40岁的他谈到波兰斯基的旧案时,认为那是你情我愿的一段性关系,根本不算是。时隔十五年,当初似乎并未激起什么波澜的一番言论,放在好莱坞严打偏差言行的今天,其效果不亚于一桩性丑闻。已经有包括英国《卫报》在内的媒体开始大胆揣测,昆汀是否也快步伍迪·艾伦的后尘,落得演员纷纷表态不再合作的困境。

此情此景逼得昆汀只能自己站出来灭火,2月6日,他主动找了娱乐新闻网站Deadline和电影网站“杀青”(The Wrap)等做专访,希望能做些澄清。

首先,他否认了乌玛关于他勃然大怒,批评她浪费剧组时间的说法,说那可能是她的误会。至于车祸本身,他解释说那本该是一条大直路,开起来毫不费力,而且他事先亲自试驾过,完全没问题。但正式开拍时,因为太阳光线的变化,必须改换摄影机位,于是要求乌玛换一个方向来开这段路。“我当时以为,直路还是那条直路,所以不需要再试驾一次了。只是行驶方向掉一下,应该没什么区别。所以我还是要说,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之一。拍电影就是这样,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有些教训就是从可怕的错误中学到的。这件事是我犯过的最可怕的错误之一。她撞车去了医院之后,我也觉得非常痛苦。我又去走了一遍那条路,真是说不清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条直路换了个方向,就变得不直了,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迷你S弯道。”也就是在这个拐弯处,本身就不擅长驾驶的乌玛出了车祸。

此外,他还详细解释了《杀死比尔》中栗山千明饰演的女杀手用流星锤的铁链勒住乌玛脖子的那场戏。昆汀表示,原本他也想过要在乌玛身后藏一根杆子,镜头不会拍到它,观众只会看到她饰演的“新娘”的脖子被勒着,但那其实不过是摆摆样子。结果,是乌玛主动表示,要拍就要来真格的,不用杆子,而且必须有人真的用力拉动铁链才行。“那是乌玛的建议。”昆汀告诉记者。

最终,导演采纳了这一建议,而且亲自拉动了铁链,拍成了那一组特写镜头。至于往她脸上吐口水的那场戏,昆汀似乎对乌玛的抱怨有些不以为然。“当然是我吐的,不然呢?找个剧组的电工过来吐吗?肯定会有人说,应该让演这场戏的迈克尔·马德森(Michael Madsen)自己来吐,但是我不相信他能做好这件事,如果他来吐的话,我就不能百分百确定口水吐对位置了。而且我们试过用果汁什么的来代替口水,但那效果都不对。所以我跟乌玛商量了,我准备拍两次,最多最多拍三次。她当时也没表示过反对,甚至还鼓励我再多拍几遍。”

此前,乌玛·瑟曼关于勒脖子的说法,也让不少网友想到了《混蛋》里也有一场类似的戏,克里斯托弗·沃尔兹饰演的纳粹军官掐着黛安娜·克鲁格的脖子不放。那场戏里,真正下手的也是昆汀本人。对此,昆汀解释说,事先他都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和克鲁格解释过了,也获得了对方的首肯。昆汀有些无奈地表示,这事他也没办法,要拍戏,要拍得逼真,那就只能真下手,所以他宁肯亲自动手,这样才能避免发生任何意外。

对于此番言论,当事人黛安娜·克鲁格倒是有一说一地表示了力挺,“就事论事,我和昆汀·塔伦蒂诺合作的整个过程,只能用愉快两字来形容。他全程都对我极其尊重,从不滥用导演权力,也没逼迫我做过任何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而在此之前,乌玛·瑟曼已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贴出那段撞车视频,并表示:“这样的疏忽程度与犯罪没有分别;当然,我也相信那并非是故意存心不良。对于这一不幸事件,昆汀·塔伦蒂诺也深感后悔,至今都心存悔意。”她甚至表示,将这段视频交给她的不是别人,正是昆汀导演。明知视频曝光后有可能会让他卷入麻烦,导演还是义无反顾地这么做了,“我要为他的正确举动和勇气感到骄傲。”

乌玛·瑟曼的言下之意,显然是要为昆汀灭火。相比之下,《杀死比尔》的三位制片人——韦恩斯坦、劳伦斯·本德(Lawrence Bender)和本内特·沃尔什(Bennett Walsh)在她看来就是“罪无可恕”了。他们因为不想被乌玛告上法庭,而有意掩盖真相,十几年来一直不肯交出当时的撞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