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麦隆寡妇欲逃离陋习“魔爪”

在这个有2000万人口,实行一夫多妻制的中非国家,女性一直被视为男人的私有财产。她们没有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的权利,更没有拒绝不合理要求的勇气。在丈夫去世后,她们往往遭遇,或者被迫与丈夫的兄弟结婚,就连婚姻中的共同财产,都会被前夫的亲戚洗劫一空。

当谈到自己在战斗中身亡的丈夫时,HajaratouChanteh的眼眶湿润了。她用颤抖的声音向英国《独立报》记者诉说了自己在丈夫去世后所遭遇的一切。

Chanteh居住在喀麦隆的西北地区,丈夫于16年前去世。在被迫与丈夫的兄弟们发生性关系后,她的所有财产都被他们瓜分一空,孤儿寡母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因为房子也被霸占了。此后,Chanteh只能四处打零工,靠微薄的收入养活自己和几个孩子。

这样的事情在喀麦隆每天都会发生,但人们似乎对寡妇的悲惨遭遇见怪不怪。与已故丈夫的兄弟被视为“守寡仪式”的一部分,寡妇有时甚至被迫与前夫的多名兄弟轮流发生性行为。如果拒绝,她们将失去重新组建家庭、开始新生活的“资格”。

“这样的现状源自于‘娶寡嫂’的风俗。”喀麦隆大学人类学系的负责人MbonjiEdjenguele说。然而,正是人们长久以来遵循的所谓“传统”,为强迫婚姻和提供了温床。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喀麦隆办事处2011年发布的报告显示,该国52%的女性曾遭遇过暴力对待。但她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捍卫自己权利的意识,只有少数女性愿意站出来,为自己争取公平的待遇。

英国《每日电讯》报称,寡妇对性暴力和强制婚姻的妥协,源于她们在经济上的不独立。一些妇女被夺走了所有财产,只能依靠夫家提供口粮勉强度日。

此外,对神秘宗教仪式的恐惧也是她们妥协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许多传说中,如果妇女不遵守‘守寡仪式’将会受到神灵的惩罚。”女性救援组织Feracocam的主席说。

为了改变这一切,一些女性权益组织正在积极行动,通过演讲、建立避难所等手段,帮助想要独立的寡妇逃离性暴力与强制婚姻的桎梏。

“一年前,我失去了丈夫。我丈夫的兄弟要求和我结婚。当时我不敢拒绝。”49岁的寡妇海伦告诉英国《卫报》记者,“但一次偶然的演讲改变了我的生活。在妇女救助组织Feravocam的帮助下,我终于鼓起勇气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为了这个决定,海伦遭到了一顿毒打。但她认为,自己要比那些被迫结婚,并遭受虐待的女性幸运多了。

让寡妇们欣慰的是,政府和地方酋长也开始关注并保护她们的权益。喀麦隆一个半自治地区的酋长Fuekemshi二世签署了一项协定,作为协定的一部分,该地区于2008年5月正式启动了全新的“官方守寡仪式”。与传统的,带有歧视、迷信色彩的仪式不同,新的“守寡仪式”将确认寡妇应得的财产,并对她们未来的生活加以保护。

2011年,喀麦隆政府将反对性别暴力列入国家战略,以国家力量帮助这些面临性暴力和强制婚姻的寡妇。由国家支持的“寡妇保护项目”主要包含三个部分,首先是与当地村民和亲属进行初步协商,然后签订具有约束力的协议,最后发表声明对寡妇拥有的权利进行再次确认。

目前,已有5个州已开始推行这一项目,超过8万名妇女受到该项目的保护。喀麦隆妇女和家庭部长玛丽日前也表示:“未来,政府还计划给无法分到任何财产的寡妇提供进一步的法律援助。”

喀麦隆政府表示,希望通过这些地区的实践,推动整个国家对于“寡妇保护项目”的认可。马拉姆总统说:“很多年轻的酋长都读过大学,他们将是推行寡妇保护项目,废除超过500年陋习的的重要力量。”

在这个有2000万人口,实行一夫多妻制的中非国家,女性一直被视为男人的私有财产。她们没有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的权利,更没有拒绝不合理要求的勇气。在丈夫去世后,她们往往遭遇,或者被迫与丈夫的兄弟结婚,就连婚姻中的共同财产,都会被前夫的亲戚洗劫一空。

当谈到自己在战斗中身亡的丈夫时,HajaratouChanteh的眼眶湿润了。她用颤抖的声音向英国《独立报》记者诉说了自己在丈夫去世后所遭遇的一切。

Chanteh居住在喀麦隆的西北地区,丈夫于16年前去世。在被迫与丈夫的兄弟们发生性关系后,她的所有财产都被他们瓜分一空,孤儿寡母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因为房子也被霸占了。此后,Chanteh只能四处打零工,靠微薄的收入养活自己和几个孩子。

这样的事情在喀麦隆每天都会发生,但人们似乎对寡妇的悲惨遭遇见怪不怪。与已故丈夫的兄弟被视为“守寡仪式”的一部分,寡妇有时甚至被迫与前夫的多名兄弟轮流发生性行为。如果拒绝,她们将失去重新组建家庭、开始新生活的“资格”。

“这样的现状源自于‘娶寡嫂’的风俗。”喀麦隆大学人类学系的负责人MbonjiEdjenguele说。然而,正是人们长久以来遵循的所谓“传统”,为强迫婚姻和提供了温床。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喀麦隆办事处2011年发布的报告显示,该国52%的女性曾遭遇过暴力对待。但她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捍卫自己权利的意识,只有少数女性愿意站出来,为自己争取公平的待遇。

英国《每日电讯》报称,寡妇对性暴力和强制婚姻的妥协,源于她们在经济上的不独立。一些妇女被夺走了所有财产,只能依靠夫家提供口粮勉强度日。

此外,对神秘宗教仪式的恐惧也是她们妥协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许多传说中,如果妇女不遵守‘守寡仪式’将会受到神灵的惩罚。”女性救援组织Feracocam的主席说。

为了改变这一切,一些女性权益组织正在积极行动,通过演讲、建立避难所等手段,帮助想要独立的寡妇逃离性暴力与强制婚姻的桎梏。

“一年前,我失去了丈夫。我丈夫的兄弟要求和我结婚。当时我不敢拒绝。”49岁的寡妇海伦告诉英国《卫报》记者,“但一次偶然的演讲改变了我的生活。在妇女救助组织Feravocam的帮助下,我终于鼓起勇气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为了这个决定,海伦遭到了一顿毒打。但她认为,自己要比那些被迫结婚,并遭受虐待的女性幸运多了。

让寡妇们欣慰的是,政府和地方酋长也开始关注并保护她们的权益。喀麦隆一个半自治地区的酋长Fuekemshi二世签署了一项协定,作为协定的一部分,该地区于2008年5月正式启动了全新的“官方守寡仪式”。与传统的,带有歧视、迷信色彩的仪式不同,新的“守寡仪式”将确认寡妇应得的财产,并对她们未来的生活加以保护。

2011年,喀麦隆政府将反对性别暴力列入国家战略,以国家力量帮助这些面临性暴力和强制婚姻的寡妇。由国家支持的“寡妇保护项目”主要包含三个部分,首先是与当地村民和亲属进行初步协商,然后签订具有约束力的协议,最后发表声明对寡妇拥有的权利进行再次确认。

目前,已有5个州已开始推行这一项目,超过8万名妇女受到该项目的保护。喀麦隆妇女和家庭部长玛丽日前也表示:“未来,政府还计划给无法分到任何财产的寡妇提供进一步的法律援助。”

喀麦隆政府表示,希望通过这些地区的实践,推动整个国家对于“寡妇保护项目”的认可。马拉姆总统说:“很多年轻的酋长都读过大学,他们将是推行寡妇保护项目,废除超过500年陋习的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