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了心要离婚的比尔盖茨老婆得到的远不止750亿美元财产

最近财富圈里最重磅的八卦,当属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宣布结束27年的婚姻。

和贝索斯一样,这是一次非常平静理性、优雅友好的离婚。双方在离婚宣言上这样写到:

至此,在福布斯富豪榜前几名上,硕果仅存还没离婚的富豪,就只剩下扎克伯格了。

他俩很有默契地,没有谈及离婚的原因,有人猜测可能是因为“第三者”。但,顶流之家往往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狗血,就算确有其人,也不会是主要原因。

一位作家回答了这个问题,她就是马斯克的前妻,贾斯汀·马斯克(JustineMusk)。

“极致的成功源自极端的个性,并且是以其他很多东西为代价的。极致的成功和你所认为的‘成功’有所不同,如果你只是想要过一种富裕的生活方式,你不需要像Richard或者Elon那么极致的成功,而且你能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几率也会大很多。如果你要极致,那么你必须忠于自己,而这意味着‘快乐幸福的生活’对你来说是无足轻重的。

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回答的时候,都会被“执着。执着。执着”感动,但是贾斯汀其实最想表达的,可能是那句“极致的成功源自极端的个性,并且是以其他很多东西为代价的”。

贾斯汀和马斯克在大学识于微时,都很有想象力,而且全力支持对方的梦想,绝对是因为真爱结婚,贾斯汀本人也是才貌双全。但是最后为什么离婚了呢?

贾斯汀自己离婚后曾经为杂志《MarieClaire》写下过自己的亲身经历:

“在我们的婚礼招待会上,马斯克告诉我,他是这段关系的主宰者(I’mthealphainthisrelationship)……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当回事,但是后来,我发现他是认真的。我曾经在他一次又一次地指责我身上各种问题以后对着马斯克说: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员工啊!马斯克的回答是:如果你是我的员工的话,你早就被开除了。”

“我们过的是梦想的生活方式,充满特权,高端得几乎不真实,但是这闪闪发光的旋风遮掩不了中心的巨大空虚。马斯克着迷于他的工作:在家时,他的思绪在别处。我渴望进行深切而真诚的对话,渴望亲密和同理心。”

结婚八年后,贾斯汀遭遇一场车祸,她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感谢上帝,没有人受伤”,而是:我丈夫要杀了我。

事故发生不久后,她告诉马斯克,他们需要改变生活,自己不想成为丈夫人生万亿美元的事业中的一个附属品。

马斯克给前妻的最后通牒是——要么我们今天改正这桩婚姻,要么我明天就与你离婚。言下之意是,我对现状很满意,所以你应该改变自己适应进来。

也许有些女性看过她的经历之后会觉得,马斯克是个极端特例,不是所有顶级富豪都这样。

怀孕后,她跟比尔·盖茨说:“孩子生下来我就无法继续工作了,我不回去上班了。”在当时,她也以为这就是女人的天职。

珍刚出生,比尔·盖茨是微软的首席执行官,正是最离不开公司的时候,忙得不可开交。作为夫妻,俩人没有努力构建共同的价值观,问题就来了。

梅琳达总感觉什么都得独自完成,她也开始审视自己:我不再是计算机业务负责人了,而是一位母亲,有着幼小的孩子和终日在外出差的丈夫,而且很快就要与家人搬进一栋巨大的房子,真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我。

“这句话刺痛了我,也让我始终对她心怀感激,因为它为我带来了新的视角。我一直想在比尔身边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我的声音才常常被他的盖过……我渴望找到自己的声音,也向往平等的关系,这二者互为因果,缺一不可。因此,我必须开动脑筋,设法从一个惯于发号施令的男人那里得到它们。”

这段话在《女性的时刻》刚出版的时候,其实是作为正面例子来介绍盖茨夫妇在婚姻里是如何互相尊重,互相成就的——他们共同命名的慈善基金就是他们志趣相投、共同实现伟大梦想的最好证明。

但现在再看,就让人不免唏嘘:没有夫妻会在婚姻中过得幸福、快乐、满足的时候去决定离婚的。既然真的是走到了这一步,不论双方作出过多少的努力,抱有多少善意,这段婚姻里一定有一些缺失的东西,是再多的金钱和名誉,再多的伟大梦想也弥补不了的。

借用常常被引用的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比尔·盖茨夫妇底层的物质早已被彻底满足了,但是我相信在“自我实现”和“尊重”这两个高级层次的需求上,比尔和梅琳达所得到的是一定不对等的。

设想一下梅琳达的处境:站在一个伟大的、会写入人类史册的巨人身边,你所付出的最大的代价是失去自我,你的人生会永远处在他的阴影之下;你再多的努力、再多的想法,都会在一片无边的阴影中显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而且,周围所有的环境和人都在反复为你确认这一点。

作为一位权势显赫的顶级富豪的妻子,最难做到的根本不是当主妇、争家产、斗小三……这些,最难的一点是,你需要“无我”。

你需要把自己、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快乐都作为祭品,奉献在配偶高耸入云的祭坛上,并且以此作为终生的荣光。

这一点对于梅琳达这样本身受过高等教育、一直保有独立人格、本可以有很好的职业和人生经历的女性来说,等于否定了她成长过程中信奉的一切。

梅琳达在书中写了很多自己支持维护女性权益、从事慈善事业的亲身经历,这些都是嫁给比尔·盖茨之后,俩人一起完成的,是普通读者爱看的励志故事。

但真正写到自己的软肋,对于“离开职场”的淡淡失落、对自己当年职场生涯美好回忆的眷恋,也是散落在字里行间的。

她像中了彩票一样,嫁了一个富豪,而且还是真爱,但是嫁给富豪这件事并不能改变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相反,这帮你轻松满足了物质层次的需求之后,你不得不去面对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更加无法不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样子。

20世纪早期的美国巨富们——石油大王约翰·洛克菲勒、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汽车大王亨利·福特……婚姻其实都是从一而终的,一辈子没有离过婚。

在那个年代,女性没有投票权,几乎没有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不管嫁的是富豪还是乞丐,都是男性的附属品。当时的法律规定,女性在结婚后会丧失财产权,加上女性没有工作的机会,就算想离婚,也会因为没有经济能力保护自己而放弃。

所以说,不是当年的女性不在乎自我的幸福和价值的实现,而是她们没有资格在乎,她们甚至么有被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来被法律和他人对待,更不要说自我价值的实现了。看似众生平静、实则无爱的婚姻,实际上如同金丝编织的牢笼。

二十一世纪的梅琳达也好、贝索斯的前妻麦肯齐·斯科特也好,都为当代的女性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以她们的声望,她们完全可以下半辈子继续顶着“夫人”的名号,在顶流圈子里维护美满婚姻的假象,忍受和独自消化人后那些不为人知的痛苦,但是她们没有,她们在50多岁的时候选择离开“夫人”的名号,开启人生的新阶段。

相比100年前的富豪夫人们,她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具有经济独立和精神独立的能力,也有更公平的法律保护她们的经济利益;但是她们最应该感谢的,仍然是她们自己,在为、为人母、子女成年以后,依然有活出人生新阶段的勇气。

在这一点上,她们和“五十岁阿姨自驾游”的苏敏一样,都有着与身份地位无关、高贵优雅的独立灵魂。

在电影《千与千寻》里,千寻为了寻找父母,接受了汤婆婆的改名为“千”,但是小白龙对千寻说:你不能忘记自己的名字。如果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就忘记了回家的路。